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监狱警察 -> 警察文化

支教感悟

时间:2017-06-20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558   

    断断续续地计划了一个多月写点什么,在这次支教即将结束的时候。只是落笔了好几次,都在中途断了下来,不知道要写什么。好像有很多故事可以说,可它们又太过于私人和琐碎,以至于我不知道写下来之后,读的人能否能够体会到字里行间那些喜怒哀乐。好长一段时间决定不写了,就把那些回忆如同精致的瓷器一般,就让它们静静地锁在壁橱里。有时候亦如故友重逢,好像有好多话要说,最后却发现还不如推杯置盏,“都在酒里了”。

    直到最近一次看到母校微信公众号一篇关于甘肃积石山支教的推文,看着学弟学妹们在遥远的西北黄土高原的种种事迹,一个月来的各种心情都在这个雨夜的窗边浮现。迷惘、恍惚、不安都一晃而逝,如旷野游魂消失在漆黑的宇宙洪荒里……



    2017年的5月8日,怀着忐忑而又激动的心情,我跟随监区支部一行来到扶溪学校。此行的目的是应邀为山区学校上一堂法制教育课。车辆在蜿蜒的山路上行进,一路风尘仆仆。虽说公历上已是五月,但南方的春天还未离去,加上扶溪地处僻远,群山环绕、丛林叠翠,坐在车里看两旁的青山接踵而至,绿水缓流,两眼自是应接不暇;路旁两边的灌木、竹子等植物怕是因为长时间无人打理,时不时地伸出几根在路中间,更令我们觉得扶溪此地的确偏僻。然而此情此景却是无暇顾及,此刻的我内心更多的是忐忑不安。由于事无先例,加之行前时间仓促、准备不足,我们几名教员的内心都是七上八下的。毕竟,去学校给学生们讲课对我们来说都是头一遭;以前都是坐着听课,现在突然转变身份,一下也难以适应过来。又转念想到校方的盛情难却,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心里只是念叨着,只要不出洋相怎么都好。



    我们遇见了一个学生,一个小男孩,他家就在这山村里面。男孩属于那几十个学生里爱听课的少部分人,在法制教育进行到最无聊法条讲解时,有的学生几乎都坚持不住眨眼皮了,他还是在强打精神听我讲课。其实我很想跟他说,这节课我真的没有特别认真准备就来了,你听听就好了,没必要这么认真。

    后来,学校的老师和我们说,我们的到来对学生的教育意义是很大的;山里的学生单纯,他们相信警察,尊重警察,老师们平时讲十次的东西,可能还不如我们讲一次的效果。是呵,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无心插柳柳还成荫呢,在我们看来不重要的事情,从另一个角度看则兹事体大,不容马虎。也许我们的一个简单观点就能让某个同学受益匪浅,当然这极有可能是我们的奢望;但同样的可能,我们某个不经意的说辞也会伤害到别人。每每想到这点,我们更是慎重,似乎连在校园里的走动都正经了些许,平日里多少随意的我们也显得行疾如风,稳坐如钟了。



    课室的最后一排来了一群“不速之客”。这几个小孩的肤色在这群山区学生中间显得还更黝黑,身材却比同班级的其他人明显壮实许多。他们是老师从全校学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典型”。回想起我的学生时代,我大概和这些“典型”也有些相似的地方吧。但我知道,他们都是本校的“风云人物”;他们做了许许多多家长和老师们不喜欢的事情,诸如打架、旷课、早恋等等。可我并不反感他们,因为和我们工作接触的人群相比,他们还显得很单纯可爱。甚至当他们长大的某一天,回首过往校园时光,会因为有如此经历而觉得青春充实且美好;当下不就正流行所谓的“痛青春”电视剧么!

    可我也想到了我接触到的许多服刑人员,他们当中有多少的留守儿童、多少人因为缺少教育、缺少引导,最终走进了监牢。虽说进了监狱并不意味着十恶不赦,人们常说一失足成千古恨也不过是封建社会的老旧观念,现如今“失足”也是可以被教育和改造过来的,因为有我们强大的特殊园丁队伍。但犯罪必定意味着伤害了某些客体,这个客体会是他人、会是社会利益等等;犯罪也意味着伤痛,犯罪并不仅仅是法条冷酷的规定,更是每个被犯罪伤害到的社会主体内心难以掩饰的伤痛;人毕竟是感情的动物,无论是受害者或是罪犯及其家属,每个人在犯罪中都无法幸免于难。所以,当我看着他们迷茫的眼神和不羁的神态,我很惶恐;一时间多少不幸的事例涌上心头。我多想冲过去一把抓住他们,和他们讲围墙里多少服刑人员的事例,我多想告诉他们多少服刑人员在会见室嚎啕大哭,我多想告诉他们多少服刑人员无法看到自己的骨肉出生,从自己的孩子出生到成人都无法触摸到,我多想告诉他们多少服刑人员在监牢里得知亲人离世的时候暗自哭泣、神情木然……。但我也很庆幸,因为这些学生还在校园里,在接受教育,这意味着他们还有光明的前程、还有未来。

    我很希望我们的法制教育能在这些学生们的心底播下一颗种子,引导他们积极向善、健康成长。我也希望有些学生能成为和我一样的人,普通、平凡,能被许多的人和事感动。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监狱警察,普通到最大的梦想是我值班的时候都风平浪静、平平安安。

    就像碇真嗣上着高中忽然被叫去第三新东京市拯救世界,只不过我们被聚集在丹霞深处,冠上了“支教老师”的名头。不比拯救世界那么高大上,我们只有小小的自豪,自豪到感动自己。

我们不是老师,我们是警察;可我们是警察,也是老师。监狱警察这个职业如今已经有了太多的符号和标签;走出去跟别人一介绍,爱听哪个我就把它揭下来念给他听,倒也方便。平日里,我们头顶国徽、深着制服,却是做着琐碎繁复之事。我们永远无法像电影《无间道》里梁朝伟那样,手里握着枪对着犯罪分子说“对不起,我是警察“。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力去说服教育服刑人员。可长期枯燥的罪犯改造工作会令人思想麻痹,久而久之也就没了最初那股激情,工作如同念佛敲钟一般,得过且过。可是当我站上讲台的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举目望去,眼眼相对,台下是每一个真诚的平凡人的喜乐忧愁,是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神,是孩子们的笑脸和苦涩,也是我的感动。那种感动至今萦绕在我心间,久久不能褪去……

    我很喜欢网上流传的一句话 “凭一口气,点一盏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们都曾有过那盏灯,无论大小强弱,我们提着它来过,照亮过一些人;而我们现在,就在照亮那些人。电影《绝命海拔》里,不要命的登山者被问及他们为什么乐此不疲攀爬这世上一座又一座险山,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只有一句话,“因为山在那里”。是啊,我的山也在,在围墙里。我也许做不到对大山的真正改变,我也许没有像愚公那样的坚持,但好在神话已经帮我们留好了后路,叫“子子孙孙无穷匮“;我们现在是第三年、第四年,我们还有三十年、四十年,我们讲课的是三个人、四个人,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更多的力量汇聚,提着那盏灯,灯影婆娑,久久不灭。



    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和一个同事在路边大排档撸串喝啤酒的时候,他问我:“我们每天做着无聊简单繁杂的工作,你觉不觉得无聊?”。

    我沉默……

    他又问我,“我们这么做是有意义的吧?”

    似自言自语又似在期待我的回答。

    我吃完最后一口,嘴里的食物还在发出含混的响声。

    “会有意义的吧。”我点了点头。

    我突然想起来罗曼罗兰说过,“一个人只能为别人引路,不能代替他们走路”。

(武江监狱  黄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