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这个高墙内的心理120热线 专门帮犯人治疗“悲伤往事”

时间:2018-01-03     来源:新快报    访问量:5587   


一名外籍犯人正在进行心理干预。



英德监狱心理“120”热线咨询室。



    英德监狱“对症下药”精准矫治服刑人员心理问题,开通一年多已成功进行40人次危机干预


黑刺头入狱患上了“瘫痪臆想症”从喊打喊杀秒变娇弱生活不能自理,外籍犯吃了两年牢饭还不会中文处处带头闹事,95后童年不幸怼天怼地怼亲人……在高墙内,服刑人员形形色色,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悲伤往事”。


    新快报记者近日走进广东省英德监狱,探访高墙内的心理“120”热线。监狱推行精准矫治理念,开通一年多,已成功进行了40人次危机干预。


    新快报记者 黄 琼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文


    新快报记者 孙毅/摄



    从“大门诊”到“小专科”, 实现精准矫治


    据了解,英德监狱押犯约8000人,监狱拥有二级心理咨询师15人,三级心理咨询师98人,每年对服刑人员开展心理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开展心理矫治。“大门诊的方式很难做到对症下药,个别难攻克的案例难以达到矫治效果,心理咨询师的特长也不能得到充分发挥”,副监狱长禹宏魁告诉记者。


    监狱据此建立了心理咨询师人才库,对113名咨询师擅长的咨询方向进行细化分类,分类包括婚姻情感家庭、出入监不适应、情绪管理、人际交往、危机干预、亲子关系、咨询疗法、沙盘绘画、个体咨询、团体辅导、宣泄放松等20种擅长类型及技术。


    一年前,监狱开通了狱内心理“120”热线,这样,“120”接的单就可以直接安排给最匹配的咨询师,从“大门诊”转变成“小专科”,实现对症下药、精准矫治。据悉,2017年全年,英德监狱通过“120”心理热线共成功进行了40人次危机干预,有效防范了危机事件的发生。


    不愿走路, 原来是患了“瘫痪臆想症”


    去年年初,英德监狱服刑人员李某突然在监舍里大喊大叫,躺在地上打滚不肯起来,要求离监治疗,如果不答应就撞死在墙上。对李某多次劝说无效后,执勤周警官拨通了刚刚开通不久的“120”热线求助。


    李某,48岁,累犯,无期徒刑,多次犯下抢劫、故意伤害等罪行,有黑社会背景。入监体检时监狱发现李某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病,全身有100多处不同程度的刀伤,不能站立,拒绝参加劳动改造,甚至洗衣等正常生活行为都不能自理,思想顽固偏激,经常流露出轻生的念头,是监区不折不扣的“疑难杂症”。


    接线后,监狱派出了擅长病残、家庭关系、危机干预的心理矫治小组,首先对李某进行检查治疗,缓解他的紧张情绪,同时矫治小组有了重大发现:李某站不起来并非身体疾病导致,很大程度上是由心理问题(癔症)引发。矫治小组抓住李某好面子、重亲情,对家人有愧疚感的心理,从亲情入手,反复开展认知行为治疗,引导李某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错误观念。


    为了稳定咨询效果,监狱主动联系到他的家人,邀请李某父亲来参加亲情帮教活动。面对白发苍苍的老父亲,李某长跪不起,乞求原谅不孝之子。当李某双膝在老父亲面前跪倒的那一刻,李某的心结彻底解开。在监狱医生的暗示肯定和表扬鼓励下,李某逐渐摆脱“助行器”,慢慢地站了起来。


    一份报纸治好了一名外籍犯的“乡愁”


    监狱还对服刑人员进行分类,按照新入监类、低龄类、临出监类、重刑类、应激障碍类、外国籍类以及病残类等10类,针对不同群体开展精准矫治。外籍服刑人员孟帕拉(贩卖毒品罪,判无期,45岁,大学文化)就是有名的难管“刺头”,在入狱的最初两年里,多次因打架、顶撞警察违纪闹事被处罚,还带头闹事。一年后,他不但普通话讲得溜,成为改造积极分子,还协助警察管理其他外籍犯。


    原来,孟帕拉服刑十年,没有和家人见过一面,与家人的联系只能靠书信往来和寄包裹、汇款。然而,2012年起,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让孟帕拉整整三年多断绝了一切与家人的联系。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现在何处,是否健康,不知道自己的家乡是否已经控制了疫情,甚至怀疑自己父母亲患上埃博拉病不在人世了,怀疑妻子已经跑路了。


    为此,他怀疑警察故意刁难自己隐瞒消息,他向警察要信件和包裹,硬是说家里已经寄出信件了,为什么要扣住不给他,认为警察在搞鬼,扬言要绝食,绝食后发现依然没有信件,就吵着要求见大使馆。孟帕拉不停地折腾,还和小组人员多次发生争吵并大打出手,自己也受到严厉的处罚。


    在监狱里,像孟帕拉一样的外籍犯不在少数。外籍犯因在中国服刑远离祖国和亲人,加上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同,监狱在管理上对外籍犯有一定的难度。此前,由于对非洲籍罪犯情况不太了解心理把握不准,心理辅导与咨询效果不太理想。这一次,监狱专门安排了擅长情感沟通的二级心理咨询师陈警官专攻孟帕拉。


    陈警官反复阅读了孟帕拉的案卷,决定从帮助他打通语言障碍入手。他找来了有专门版面介绍尼日利亚埃博拉病情的英文版《China Daily》和一本《英汉词典》,并告诉他中文版早就报道了家乡疫情得到了控制。当孟帕拉得知陈警官为了这份报纸专门跑去广州时,他的眼眶湿润了。后来,这份英文版的《China Daily》传遍了所有非洲籍罪犯的手。


    再多的说教也比不上一份真实的报纸。从此,孟帕拉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认真学习起中文来了。只用了1个半月就把中文的口语说得非常流利,也能对中文版的报纸进行简单的阅读。对中国文化的抵触心理也慢慢消除了,还成为改造积极分子,协助警察管理其他外籍犯。


    心理矫治师找对了,95后的心结打开了


    对监狱而言,开展精准矫治,一是分“类人”,即分长期心理问题的、突发心理问题主动申请的。比如面对亲情失去亲人,离婚家庭分裂,孩子失学,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症下药。二是分“心理矫治师”,按照专长分类,按照矫治师性别分类等。罪犯一旦有离婚问题,女性咨询师负责矫治效果会更好。


    去年5月,监狱在对年龄小于20岁的低龄类服刑人员进行针对性心理测试中发现,95后罪犯小张的暴力、敌对、不信任的分数达到了警戒值,引起了咨询师注意。监狱首先安排了一位刚刚毕业的心理学研究生对该犯进行咨询。经咨询发现,小张因母爱的缺失、童年的不幸,导致其暴力倾向严重,对人具有严重的怀疑感。经过一系列的心理咨询后,小张对咨询师仍然存在严重的不信任感,咨询关系难以维系,咨询效果并不理想。


    监狱于是从咨询师人才库中进行筛选,经过对咨询师自述以及以往案例的评估,以及将咨询师专业特长和罪犯张某的性格特点的比对分析,选定并安排擅长亲子关系、家庭关系的中年女性咨询师廖警官接诊。廖警官用精神分析技术,回归到了小张的童年期,聊到小的时候的一些创伤和趣事,再用叙事疗法把该犯的闪光点进行归纳并放大。经过治一段时间后,张某从不信任到对咨询师表示欢迎,咨询效果逐渐凸显。






    第四次咨询时小张哭了,他说:“一直认为自己就是坏人了,没想到自己还做了这么多有意义的事。”廖警官继续鼓励他,他发誓自己以后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因为做一个善良的人,自己的内心才会快乐,以后自己也会成家,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幸福的家。被问到是否想自己的妈妈,小张说要是以前肯定不会见,甚至会打她,现在会尝试着原谅她。


    监狱还分“人群”、分“季节”开展精准矫治,比如情感应急类、婚姻家庭缺失类等,春天容易出现抑郁,夏天容易躁动等。目前心理“120”热线每天会接到300人咨询,有效防范了危机事件的发生。禹宏魁表示,监狱开展精准矫治,可最大限度消除服刑人员人身危险性、降低刑释后再犯罪的可能,从“底线安全”逐步走向“治本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