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广东监狱

114名咨询师对症下药 英德监狱“从心出发”践行治本安全观

时间:2018-01-03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访问量:1681

    民主与法制网广州1月2日讯(记者陈创中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2017年,广东监狱在押犯量常年位居全国前列的情况下,保持全年监狱安全。其中,英德监狱是广东监狱系统一个典型的缩影。由“底线安全观”向“治本安全观”转变,向社会输出“合格产品”,是司法部党组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监狱工作提出的新要求。围绕这一新时代的新命题,英德监狱始终坚持深化监狱精准矫治力度,最大限度消除服刑人员人身危险性、降低刑释后再犯罪。而对英德监狱警察队伍中的114名心理咨询师来说,践行治本安全观是一份触及灵魂的事业。他们,一直都在做。


    近年来,监狱依据心理咨询师自述和平时对心理咨询队伍的了解,对114名咨询师擅长的咨询方向进行细化分类,将他们分为婚姻情感家庭、出入监不适应、情绪管理、人际交往、危机干预、亲子关系、咨询疗法、沙盘绘画、个体咨询、团体辅导、宣泄放松等20种擅长类型及技术,针对来访者的心理问题类型安排与之最匹配的咨询师进行咨询,突出针对性,实效性,对症下药。与此同时,对服刑人员进行分类,分为新入监类、低龄类、临出监类、重刑类、应激障碍类、外国籍类以及病残类等10类,针对不同群体开展精准矫治,成效显著。如今,英德监狱人都把这种通过心理干预达成精准矫治的方式,生动地形容为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监狱里的心理咨询师 通讯员供图



   找准病因开“心药”,他重新站了起来


   依托监狱庞大的心理咨询师团队,英德监狱创设了“分监区咨询小组--监区咨询小组--监狱心理小组”三级心理咨询模式,逐级开展咨询或提请转介,使心理咨询工作在监狱有序、高效运行。


   同时,在三级心理咨询模式基础上,监狱还开通了狱内心理“120”热线,在服刑人员出现心理危机时,可以快速、便捷、高效的寻求到针对性强的心理援助。2017年通过“120”心理热线共成功进行了40人次危机干预,有效的了防范危机事件的发生。




高墙内的“120”心理热线 通讯员供图



     2017年年初,监狱心理小组接到监狱医院民警打来的热线电话,说李某(48岁,累犯,无期徒刑)大喊大叫,躺在地上打滚不肯起来,要求离监治疗,如果不答应就撞死在墙上。干警多次劝说都无功而返,只能拔打监狱心理“120”热线请求支援。


     据了解,李某曾多次犯下抢劫、故意伤害等罪行,有黑社会背景。入监检查时发现李某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病,全身有100多处不同程度的刀伤,不能站立,拒绝参加劳动改造,甚至洗衣等正常生活行为都不能自理,思想顽固偏激,有轻生言语,经常出现抗改行为。


     针对李某的情况,监狱由擅长病残、家庭关系、危机干预咨询领域的禹宏魁副监狱长亲自挂帅,联合监狱医院的医生,采取医管结合的精准矫治方式进行攻坚。在检查治疗中,攻坚组有了重大发现:李某站不起来并非身体疾病导致,很大程度上是由心理问题(癔症)引发。禹宏魁副监狱长从李某心理问题出发,紧抓住李某好面子、重亲情,对家人有愧疚感的特点,着重从亲情入手,通过换位思考、推心置腹,运用认知行为疗法,逐步引导其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错误观念。经过五次咨询后,李某已清楚认识到自身问题的本质,过分夸大病情的疑病症状明显好转,但仍说自己不能站立。


    对此,禹宏魁副监狱长要求医生在日常查房、病犯讲评时,暗示李某已慢慢可以站立,通过阳性强化法,对李某取得的进步进行表扬鼓励,及时强化正确行为。就这样,李某逐渐摆脱“助行器”,慢慢地站了起来。


     为了稳定咨询效果,监狱主动联系到他的家人,邀请其家属来参加监狱医院举办的亲情帮教活动对李某进行亲情教育,面对白发苍苍的老父亲,李某长跪不起,乞求原谅不孝之子。当李某双膝在老父亲面前跪倒的那一刻,我们知道浪子终于回头了。


    帮教活动后,李某的老父亲随即献给了单位一面锦旗,感谢社会没有抛弃他,感谢监狱警察用大爱之手挽救了迷途的儿子。


   用尊重换信任,一份报纸精准矫治外籍顽危犯


   非洲尼日利亚籍服刑人员孟帕拉(贩卖毒品罪,判无期,45岁,大学文化)是监狱外籍犯中出了名的顽危犯刺头。十年期间,他由于种种原因没法与家人见面,只有靠书信往来和寄包裹、汇款维系跨越万里之外的亲情。



监狱针对不同群体开展精准矫治 通讯员供图



    2012年—2014年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为了确保埃博拉疫情不流传入中国,中国政府明确表示禁止非洲籍服刑人员的包裹、邮件进入监狱,这让孟帕拉整整三年多与家人中断联系。对家人的牵挂让孟帕拉抓狂。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现在何处,是否健康,不知道自己的家乡是否已经控制了疫情。一切的不知道令他陷入不安和焦虑之中。内心世界出现了恍惚,心理问题随之而来。他怀疑警察故意刁难,不把家乡的消息告诉自己,扬言要绝食,和小组人员多次发生争吵,有一次更是大打出手。


    非洲籍服刑人员在心理上与中国籍服刑人员也有明显的区别。在管理上对外籍犯有一定的难度。为此,英德监狱专门安排了擅长情感沟通的二级心理咨询师负责对外籍犯的心理辅导与咨询。


    心理咨询师通过阅读孟帕拉的案卷,认真分析了孟帕拉多次的心理咨询,重新制定的对孟帕拉心理咨询方案。


    心理咨询师通过耐心的倾听、积极关注,关心孟帕拉内心体验,关心孟帕拉的改造现状,慢慢的取得了孟帕拉的信任。咨询过程中始终保持对孟帕拉充分的尊重。对他的一系列行为没有指责批评,也没有任何说教。在耐心的倾听的过程中不时的点头,对他的行为表示理解,这极大拉近了与孟帕拉的心理距离。孟帕拉手舞足蹈不停用不太流利的中文比划,倾诉心中的不满,发泄自己的情绪。但在和他探讨深层次的心理问题时,孟帕拉又顾左右而言他。


    为了更近一步取得孟帕拉的信任,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更好的开展心理咨询,心理咨询师专门跑了广州一趟买了一份英文版的《中国日报》和一本《英汉词典》,这个英文版的《中国日报》有专门的版面介绍尼日利亚埃博拉病情的情况。咨询师让他了解情况,并劝他利用《英汉词典》学习中文,学好了中文,就能掌握信息,也能更好地与人沟通。


    当孟帕拉得知咨询师专门为了他去广州找介绍尼日利亚和埃博拉病情的情况的英文版的《中国日报》时,他眼眶湿润了。后来,这份英文版的《中国日报》几乎传遍了所有非洲籍服刑人员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