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国家政务服务投诉与建议
小程序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 理论研究

广东省监狱服刑人员社会帮教工作现状浅析与对策思考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课题组

时间:2018-09-20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1881

    为了更好地与社会接轨,早在1994年,《监狱法》出台的时候,第61条中就规定了,教育改造服刑人员必须遵循“狱内教育与社会教育相结合”的原则,为服刑人员提供相应的社会帮教。在此后的发展道路上,我国监狱高度重视社会帮教工作,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如今的社会帮教已成为了监狱工作社会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教育改造服刑人员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本文从社会帮教的概念与作用出发,对广东监狱的社会帮教现状进行梳理,并尝试剖析个中优缺,希望能够找到相应的改进对策,对今后的社会帮教工作起到一定的借鉴与促进作用。

    一、 社会帮教的概念、特征及分类

    (一)社会帮教的概念

    对于社会帮教的概念,学界有着广泛的探讨,但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有学者认为,社会帮教就是监狱利用监狱以外的社会力量,对服刑人员进行教育改造的辅助改造手段,即通过整合社会教育资源,来实现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的个别化、社会化和科学化。也有学者认为,在监狱工作中,社会帮教指的是在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过程中,调动监狱外部的社会其他团体、个人、组织机构等的力量,为服刑人员提供家庭帮扶、法律援助、就业安置、心理咨询等帮助,与监狱教育改造工作形成互补,增添服刑人员改造动力,提升改造效果,使之成为守法公民的一系列服务工作。简单来说,社会帮教就是监狱工作范畴之外的服刑人员教育改造活动。

    (二)社会帮教的特征

    社会帮教的特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辅助性,社会帮教是监狱正常教育改造之外的辅助性手段,不能够完全替代监狱教育改造,但却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2.广泛参与性,随着社会的开放与发展,社会帮教的参与面日趋扩大,上至政府部门、高校科研机构,下至民间公益组织、服刑人员亲属或社会爱心人士,都可能有机会参与到社会帮教工作中来。

    3.延伸性,在2015年司法部的调研专刊上,列明了社会帮教的“三个延伸”特性,分别是向前延伸,至服刑人员入监前;向后延伸,至服刑人员释放后;以及向外延伸,至服刑人员回归后的家庭、社区以及帮扶组织,真正做到全程帮教。

    4.多样性,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可参与的人员与节点众多,使得社会帮教的形式和内容呈现出多样化的发展趋势,越来越丰富。

    (三)社会帮教的分类

    社会帮教的分类有很多种。

    1.按照内容分,可分为亲情帮教、法律援助、心理咨询、艺术帮教、文化帮教、技能帮教、前途教育、回归帮教、社区矫正等等。

    2.按照时间分,可分为长期帮教、短期帮教或是入监前帮教、狱内帮教与刑释后帮教。

    3.按照帮教单位分,可分为政府机关帮教、企事业单位帮教、社团组织帮教、个人帮教等等。

    二、社会帮教的意义和作用

    社会帮教工作意义重大,主要作用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推动行刑社会化发展

    监狱作为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其主要刑罚执行手段是通过隔离服刑人员与社会的联系,在封闭的环境内对服刑人员进行思想、劳动、教育三大改造,以达到惩罚与改造服刑人员的双重目的。但是大量实践表明,过度隔离并不一定能够带来好的改造效果,反而会导致服刑人员情绪不良、消极改造、出监后再社会化困难等问题。国际主流的监管改造理念也在由“重刑罚”向“重教育”转变,更倾向于为服刑人员提供更多的社会化支持,促使其平稳度过改造,顺利回归社会。我国学者认为,犯罪是社会化不成功的表现,监狱工作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实现和完成对服刑人员的再社会化。因此,在监狱改造工作中加入社会帮教,能够有效地打开服刑人员与社会沟通交流的通道,开拓服刑视野,缓解改造压力,加速服刑人员的再社会化进程。

    (二)与监管工作形成合力

    在监管安全高于一切的前提下,监狱的监管改造工作性质决定了其形式必须严肃、严厉、严格,且由于受到法律法规及组织纪律约束,服刑人员的一些特殊困难较难给予解决,此外,广东省收押的服刑人员数量居全国第一,警囚比例偏低,监管安全压力巨大,较难实现有针对性的个性化矫治,因此,日常的管理教育大都为统一的刚性硬性手段,缺乏弹性与深度。社会帮教能够有效地弥补这一缺陷,灵活多变的帮教形式以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使得教育工作更富人性化,能够满足服刑人员情感交流、精神文化、回归社会、人格完善等多元需求,在增强服刑人员生活信心、鼓励服刑人员接受改造、提高服刑人员改造质量、提高服刑人员认知水平、解决服刑人员实际困难、稳定服刑人员家庭关系、巩固服刑人员改造效果、维护监管安全稳定、减少重新犯罪等方面均能发挥巨大作用。比如,某监狱服刑人员黄某,由于过分担心出狱后失业生活无法保障,产生了再犯罪的念头,后经监狱安排,参加了当地企业联合举办的狱内招聘会帮教活动,并顺利签约某企业,使得心情得以平复,顺利度过余刑。

   (三)促进刑罚规范化运行

    充分调动社会资源开展帮教工作,既是对监狱工作的辅助,也是对监狱工作的监督。监狱工作由于其特殊性与封闭性,在社会鲜为人知,广泛开展社会帮教工作,让社会各界有机会走进监狱,了解监狱,不但是对监狱工作的宣传,也是对监狱工作的监督。向社会公开监狱工作的真实面目,展示各个执法环节的具体操作过程,有利于破除社会刻板印象中的监狱不良形象,重新树立良好的监狱形象。同时,向社会公开狱务工作更是对权力的监督与约束,让刑罚在阳光下运行,邀请服刑人员亲属、帮教机构、高等院校、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形成全方位、多渠道的监督机制,促使监狱执法更加公平公正公开,促进刑罚更加科学化、规范化运行。

    三、当前广东省监狱社会帮教工作现状

    广东作为全国收押服刑人员最多的省份,教育改造工作任务繁重,近年来,在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和有关部门及社会各界人士的热心支持下,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积极部署,逐步拓宽帮教渠道,丰富帮教形式内容,构建帮教长效机制,大力推进帮教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

    (一)广泛寻求社会支持,帮教参与面进一步拓宽

    近年来,除了传统的服刑人员亲属亲情帮教之外,省监狱管理局广泛寻求社会支持,各单位积极调动地方资源,加深与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工组织、高校、社会知名人士等的联系,积极拓宽帮教参与面,着力构建“大帮教”格局。

    1.在与政府机构合作方面,2014年10月21日,广东省监狱系统与广州市司法行政系统建立“帮教矫正无缝衔接”机制试点工作会议在番禺监狱召开,会上,番禺、韶关、乐昌、女子监狱分别与番禺、荔湾、白云、越秀区司法局签订了监狱——司法局“帮教矫正无缝衔接”合作协议,正式拉开了省监狱系统与广州市司法行政系统“帮教矫正无缝衔接”工作机制启动的序幕。而其他监狱也纷纷做出相应,例如,怀集监狱多次邀请怀集县政府帮教团、佛山高明区政府帮教团至监狱开展帮教活动;阳江监狱邀请阳江市、阳东县两级检察院的检察官参加监区开放日活动;高明监狱与地方政府、社会企业等20多家单位建立了社会帮教联盟,与新兴县、顺德区、萝岗区政府都签订了帮教协议。

    2.在与社工组织及社会公益机构合作方面,近年来,各单位积极加强与地方社工组织和公益机构的合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效。比如,深圳监狱先后与深圳市春雨社会工作服务社、深圳市阳光下之家社会帮教服务中心、北京大学公益组织、深圳市义工联、深圳市残联、深圳市生命之光帮教协会等公益组织建立了密切的帮教合作关系,建立健全了社工帮教的常态化工作机制。未成年管教所与广州市尚善社会服务中心建立了长期的帮教合作关系,对所在地服刑人员实行从入所到服刑全程到刑释后5年内的全程安置与帮教。

    3.与地方高等院校间的合作主要体现在三课教育方面,例如,惠州监狱坚持“大学+监狱”“技校+监狱”的教育理念,在狱内成立了“惠州学院志愿者帮教基地”“网络高等教育惠州监狱教学点”“服刑人员职业技能培训中心”,与惠州学院、中山大学网络教育学院、惠州技师学院密切合作,以联合办学的模式提升狱内教育水平。高明监狱引入广东省纺织学院、高明区技工学校、高明区职业技术学校等的师资力量,增强服刑人员职业技能培训效果,并经常邀请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至监狱开展帮教讲座。未成年管教所践行“一区一高校”模式,以监区为单位,和广州片区的高校一对一签订爱心帮教志愿服务项目协议,参与帮教的学校有中山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广州美术学院、星海音乐学院等各类院校,截止至2014年5月,共开展帮教活动180余场次,接受帮教服刑人员达25000余人次。

    4.与地方企业间的合作主要为安置帮教活动,运用企业自身资源,为刑满释放的服刑人员提供就业机会,为更好地与企业进行衔接,各单位积极探索,建立了各种新型模式。例如,高明监狱的“就业直通车”,直接与7家企业达成合作协议,形成长期的招聘用工机制,促进刑释后就业。惠州监狱采取“定点合作,多点延伸”的方式,与拥有200多家固定合作企业的广东省聚能人才开发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刑释人员就业推荐指导中心,为服刑人员搭建就业平台。深圳监狱与深圳市龙岗区坪地商会联合建立帮教基地,由商会定期组织会员企业到监狱举办就业招聘等帮教活动。

    5.与其他社会机构、事业单位等的合作基本围绕合作方性质展开,例如与律师事务所合作开展法律援助、与心理咨询机构合作开展心理健康讲座、与艺术团联合举办帮教文艺汇演等等,各监狱都深入挖掘社会资源,力求多方面多角度为服刑人员提供科学有效的帮教服务。

    (二)集思广益大胆创新,帮教内容形式进一步丰富

    以往大部分的帮教活动都缺乏深度,大都为一次性的,重宣传而轻实效,走过场现象严重,没有后续支持与深入开展,不但浪费人力财力物力,而且收效甚微。为了改变这一局面,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大力创新,结合信息化发展趋势,利用科技辅助手段,不断丰富帮教形式与帮教内容,加大帮教力度,推动帮教工作纵深发展。

    亲情帮教是“大帮教”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使亲情帮教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感化、支持、疏导和激励服刑人员的作用,各监狱开创了许多不同形式的亲情帮教活动,积极深化服刑人员与亲属之间的联系。例如,充分利用特殊节假日进行亲情感化教育,进一步激发服刑人员念亲恩、报亲情的改造动力,每年都在全省监狱当中举办母亲节亲情帮教系列活动,邀请服刑人员母亲与妻子至狱内观看服刑人员精心编排的文艺汇报演出,并由服刑人员亲自为母亲洗脚,用实际行动表明感恩之情。破除时空障碍,利用科技手段拉近服刑人员与亲属的距离,惠州监狱的亲情微电影、揭阳监狱的“亲情桥”短信平台,都为服刑人员送来了远方的关怀与问候,有效缓解了思乡念亲之苦,获得了服刑人员的高度评价。

    除了深化亲情帮教,在其他内容的社会帮教上,广东省监狱局也着眼于服刑人员实际需求,不断开拓新的帮教活动,力求实现个别化帮教。法律援助由基本法律知识讲座向现场一对一法律问题咨询延伸,普法更重答疑;前途教育由社会名家向刑释成功创业人士延伸,现身说法更具说服力;心理健康教育由社会机构向高校医院延伸,提高矫治的科学性与专业性。除此之外,监狱局还在近几年积极尝试开展文化文艺帮教,用艺术感化服刑人员,起到培养兴趣、陶冶心智的作用,例如惠州监狱,连续几年与当地书法协会联合开展狱内书画帮教活动,邀请著名书法家至监狱为服刑人员现场挥毫,讲解书法知识与创作技巧,激发了服刑人员的学习热情;而深圳监狱,更是邀请到了著名歌手任贤齐至监狱为服刑人员开展现场帮教,受到了服刑人员的热烈欢迎。

    (三)多方蓄力厚积薄发,探索建立帮教长效机制

    要做大做好帮教工作,长效机制的建立必不可少,如何将一盘散沙似的社会帮教有效统筹起来,实现高效运转,是帮教工作一直以来致力解决的问题。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多方着手,逐步完善帮教工作的后勤保障,为长效帮教机制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加大资金投入,在教育改造资金预算中为帮教工作设立了专项基金,解决了帮教经费无处支出的窘境,为帮教工作放开了手脚。

    2.加快硬件设施的建设,为社会力量进入监狱开展帮教工作提供良好的设备支持,各监狱的教学楼、图书室、电教室、大型活动场所一一完善,信息化设施设备也逐步建立。例如惠州监狱的“企业直通车”信息平台、怀集监狱的缝纫绣花、电子加工、烹饪技能等培训班的设施设备,都为服刑人员的就业帮扶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3.加强人才培养,通过专题培训、业务学习、考核督导等方式,提高队伍的整体素质,在异常狱情排查、服刑人员心理需求探索、社会帮教资源开发、帮教现场警力维护、帮教制度建立等方面发挥人才作用,加速帮教工作的发展进程。

    4.健全帮教工作机制,促进社会帮教规范化。结合上级出台的各类文件精神及要求,监狱局下属各监狱单位都制定了相应的社会帮教工作实施细则,或与帮教单位签订了帮教协议、长期帮教合同等,对帮教工作进行规范,照章办事。例如深圳监狱,就与当地多家社工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建立了常态化的工作机制。

    5.加大宣传力度,深化帮教效果。对社会帮教成果进行宣传,不仅能够扩大帮教工作在狱内的影响力,在服刑人员当中形成良好的反响,产生涟漪效应,更是提升了帮教工作的社会作用,通过宣传,社会各界不但能够更好地了解监狱,对监狱形成新的好的印象,还能激发更多社会团体的兴趣,使之动身参与到监狱的社会帮教工作中来。广东省监狱局不但开通了微博,还设立了微信公众号与外网平台,且与多家纸媒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为宣传工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四、当前广东省监狱社会帮教工作的不足与展望

    虽然较之以往,我们在社会帮教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仍然存在许多的不和有待改进之处。对比广东省监狱近几年的帮教情况,可以发现,主要存在问题有以下几点:

   (一)缺乏警力

    广东为全国的押犯大省,警囚比例远低于全国平均值,虽然大部制改革后,警力已向基层倾斜,但一线基层警察应对日常管控工作仍存在自顾不暇的状况,常常无法分心完成帮教协助工作,而部室警力的下沉,也导致外联工作难以施展。例如,组织一场大型的帮教文艺汇演,从前期策划、联络安排、舞台布置到现场组织、秩序维护、后期报道,需要动用的警力就高达近百人,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帮教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

    要解决这一难题,可从增加人手,提高警囚比例;加大教育培训力度,提高队伍综合素质;进行专业性分工,培养专业人才等几个方面入手。

    (二)缺乏保障

    目前我国关于社会帮教的专项立法还未成文,法律体系还不完备,有关社会帮教工作的要求零星分散在《监狱法》等其他一些法律法规中,且宽泛不具体,给依法帮教造成一定困难。而各政府机关对帮教工作的不重视,也使得一些联合性的帮教活动寸步难行。

    加速立法进程,建立各机关部门间的高效联通机制以及刚性监督机制,规范职权分工,将帮教纳入日常考核范畴,也许能够对改善这一局面带来一定的帮助。

    (三)缺乏深度

    虽然较之以往,监狱的社会帮教工作已有了较大的飞跃,但深入力度依然不够,这受到几个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服刑人员自身特性问题,困惑较深、戒备心理较强、问题较为复杂等,都难以在短时间的帮教中见到成效;二是监狱特性问题,毕竟是封闭性的监管场所,外来人员的频繁进出会对监管安全造成较大的隐患,因此长期维系较为困难;三是社会特性问题,对服刑人员的歧视和偏见、机构自身的业务安排、利益考虑等,都制约着社会帮教工作的深入发展。

    如何打破束缚,需要多方努力,加强教育改造力度,探索建立安全稳定的长效机制,对帮教企业出台相关扶持政策等,都将有利于帮教工作的纵深发展。



    课题组成员:

    组长:李业平

    副组长:赖卫江

    组员:施  政   刘新忠    丘永珍    张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