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艾滋病犯:担心走出监狱受人歧视 主动要求不要减刑

时间:2017-04-18     来源:金羊网    访问量:2435   

    乐昌监狱艾滋病罪犯专管监区监区长夏海波:从“救火队员”到艾滋病罪犯专管的“拓荒者”


    金羊网记者 薛江华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



    乐昌监狱第十一监区,这栋隐藏在被高墙电网封闭的大院最深处的监舍楼,在乐昌监狱全体警察眼中曾经是一座不折不扣的“火山口”、“炸药库”——这个集中关押了两百多名艾滋病犯的监区,曾让不少监狱警察谈之色变。


    2011年6月,夏海波临危受命来到十一监区担任监区长,此后,十一监区由曾经的“火山口”、“炸药库”变成了全国艾滋病罪犯管理先进单位,甚至有符合减刑政策的犯人主动提出不要减刑,担心出去受到家人歧视,宁愿继续留在这高墙之内。



    难


    无章可依 艾滋病罪犯管教工作举步维艰



    其实,乐昌监狱早在2009年开设的十一监区成为全省首批集中关押艾滋病犯人的专管监区,因为无相关经验可以借鉴,也缺少监规纪律之外的制度来规范管理,十一监区在成立的前两年都处于摸索状态,对犯人采取的是一种相对宽松政策。


    夏海波调任十一监区的前一周,该监区就发生了犯人集体抗拒管教的“5.31”事件。


    2011年5月31日,十一监区警察组织170余名犯人在饭堂开会学习。突然,一名平时就抗拒管教的犯人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叫,还号召其他犯人起哄,两名警察就过去准备将他押出饭厅。正当警察在门口给该犯人戴手铐时,他突然大喊警察打人,其他犯人也从座位上站起来要往饭厅外面冲。当时情形十分危急,饭厅里的几名警察赶紧冲出来堵住饭厅门,将骚动的犯人压制住,平息了事件。


   “犯人自恃患有艾滋病,无视监狱管理规定,不仅抗拒管教,还经常采取静坐、绝食等手段向警察提出不符合监狱规定的要求。犯人之间经常因为口角引发打架斗殴,甚至还辱骂、威胁警察,好像犯人才是监区的管理者。”夏海波称,当时除了安抚,监区一时也别无他法,最终导致了影响恶劣的“5.31”事件。


    临危受命 探路艾滋病罪犯管理空白


    2011年6月7日,“5.31”一周后,时任第二监区监区长的夏海波接到监狱领导通知开会。


“到了领导办公室,我发现只有我一个监区长,心里也明白大概是什么事了。”夏海波说,他无条件服从领导安排,但心里却很忐忑,“十一监区的犯人都敢指着警察的鼻子骂娘,对于将如何去扑灭这个‘火山口’,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乐昌监狱是省内仅有的四所关押艾滋病犯人的监狱之一。整个社会谈“艾”色变,警察在艾滋病监区工作本来就面临职业暴露的风险,而这里的犯人则因为艾滋病患者和犯罪分子的双重身份而更加复杂。在夏海波到任时,刚刚经历过“5.31”事件的十一监区全体警察还惊魂未定,不久又发生一起不服管教的犯人拿牙刷柄磨尖了当凶器,扬言要杀管教警察的事件。


    除了强制分配到岗的,警察一般都不愿意来十一监区工作。我曾亲眼见到一名年轻的警察蹲在监狱院子里抹眼泪,看着就心酸。”夏海波表示,他当时就决心改变这个局面,而他后来的工作则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



    变


    划定“红线”“底线” 让犯人回归犯人



    夏海波与同事首先研究了当时十一监区犯人的构成,发现犯人很容易因为同乡、同案、病情等因素组成小团体,成为监区管教最大的隐患。


   “监区刚成立时,乐昌监狱原有的艾滋病犯人只有六十几个,但从粤西地区调配过来的有一百多人,这部分人就很容易抱团抗拒管教。”夏海波称,他针对性地调配犯人,打散了原有小团伙,将十一监区划为三个分监区,其中一分监区关押一级疾病预警罪犯,留仓管理;二、三级分监区则关押二级疾病预警罪犯,适当组织参加日常生产劳动。


   “只要身在高墙之内,艾滋病犯人也是犯人,必须遵守监狱管理规定接受管教,必须让犯人重新认识这个身份,违规必罚。”夏海波称,他给十一监区的犯人划了一条“红线”和一条“底线”,“红线”是不准辱骂、恐吓、对抗管教警察,“底线”是有犯人之间有矛盾、冲突,其他犯人不准参与。


    曾经,十一监区的犯人利用艾滋病身份威胁警察,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夏海波来到十一监区后,对于不符合规定的诉求,一律予以拒绝。“我们重新提出了‘有诉必应’的规定,犯人提出的合理诉求,我们要全力以赴的解决,满足艾滋病犯人在生活、治病方面的需求。”


    以真心换真心 驱车千里送刑释人员回家


    2012年12月,十一监区的在押犯人秦明(化名)即将刑满出狱,但他的家属却拒绝来接人。“因为秦明身患艾滋病,而且有间歇性的精神病,我们决定送他回家。”夏海波带着两名警察冒着严寒驱车24小时,送秦明回到四川广元的一个山村。尽管乐昌监狱提前通知了秦明的家人,但家人对他患有艾滋病的情况心存顾忌,都拒绝相见。“离开时,我自掏腰包拿了2000块钱给他,让他找份工作谋生,他一下子就抱住我的大腿嚎啕大哭,不让我们走。”夏海波告诉记者,秦明服刑期间跟他接触最多,每次闹情绪都是 他去安抚、谈心。


   “对艾滋病犯人而言,除了违反犯罪而受到刑罚,他们往往会因为身患艾滋病而被家人、社会抛弃,情感上的缺失使他们对生活失去信心,从而导致自暴自弃。”夏海波分析称,针对这一点,他在“从严治犯”之外,还提出了“以仁育犯”“以爱感犯”,带领全体警察主动与犯人接触,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用真心换真心”。


    通过夏海波和同事的努力,他们实践探索出了《广东省乐昌监狱艾滋病罪犯管理实施细则》、《艾滋病罪犯分类管理规定》等一系列规章制度,使艾滋病罪犯管理走出了无章可循的“尴尬”。而其他监区的警察不再戴着有色眼镜看十一监区,还有人主动申请到十一监区工作。


    夏海波2014年被评为“全国监狱劳教(戒毒)系统先进个人”,2017年被评为“感动南粤——广东监狱系统践行核心价值观十大人物”,乐昌监狱十一监区荣获“全国工人先锋号”。